大悲咒在线网
大悲咒在线网
入门须知 佛学常识 在家修行 佛与人生 佛化家庭
主页/ 入门知识/ 文章正文

莫谓袈裟容易得 只因累劫种福田

导读:莫谓袈裟容易得 只因累劫种福田 佛门就是觉悟之门,入我佛门不得不觉悟,不得不清醒,不得不证悟无上菩提,但是佛门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入门的,入我佛门者,已于无量生无量劫前,曾经种下菩提圣因,今生...
莫谓袈裟容易得 只因累劫种福田


佛门就是觉悟之门,入我佛门不得不觉悟,不得不清醒,不得不证悟无上菩提,但是佛门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入门的,入我佛门者,已于无量生无量劫前,曾经种下菩提圣因,今生才能得入佛门而修道。
我们要知道,信佛学佛不容易,是不简单的一件事,这话怎么说呢?诸位想想看,一个人要从世间上的观念转变为佛法的观念,谈何容易!实在不简单。
所以释迦牟尼佛常说:“一个人能对佛法有信心,有所肯定,因而不退转(梵语avinivartaniya),此人已于无量劫前,曾经亲近过无量诸佛,听闻佛法,恭敬供养过诸佛,是故,今生对佛法信心而不退转。”
难怪社会上的人,佛法听不下去,观念转变不过来,硬绷绷,坚硬得不得了,实在值得宽恕与同情,因为过去无量劫或许没有种下善根,当然佛法听不下去,观念转不过来,这是理所当然的;社会上的人,还带著强而有力的世间知识,这些世间知识障碍佛法,佛法称为世智辩聪。
何谓世智辩聪呢?就是凭著世间的聪明才智,很会说话,跟别人辩驳,就算理亏了,还是不认输,因此佛法称为世智辩聪的人,也是八难之一,业障深重,困难入佛道,所以称为世智辩聪难。
社会上不是有很多学者,聪明才智,很会辩驳,自己的知识障碍了佛法,使得自己的善根流露不出来,永远无法入佛门,也永远漂流在佛门之外,与佛无缘,因此,流浪生死,做个六道流浪汉、三界苦命儿,不休不止!
正因如此,我们更肯定佛陀的启示,要从世间上的观念能够转变为佛法的观念,就要修行无量劫的光阴岁月,如是漫长的岁月逐渐的熏习佛法,培养佛法,才能对佛法起正信正见,因而发大菩提心愿,行菩萨道,究竟圆满菩提,这都有他的前因与后果的。
凡夫众生发心学佛开始,一直到成就佛道,这一段过程,不知经过多少的困难与障碍!难关一层又一层,步步上升,实在不容易。
华严经云:“无量无边众生,发大菩提心,难得若一若二,住不退转。”
我们在六道轮回当中,能够得到人身困难,既然荣幸得到人身,人身又有男身与女身之别,而能得到男身更加困难;既然得到了男身,而能保全六根完具又是困难,也就是身体健全无残缺困难;既然六根健全无残缺,又能生在有佛法的国土又是困难;既然得生有佛法的国土困难,又能逢值佛世更困难;既然有福报能够遇到佛在世,又能听闻佛陀演说佛法更加困难;既然听闻了佛法,心里又能发起信心来学佛更是困难;既然已发起了信心来学佛,又能勇猛的发大菩提心愿更加困难;既然已发大菩提心愿,而又能达到无修无证的境界更是困难,更加不可思议!无修无证是佛的果位,所以说更加困难,不可思议!
由以上所说,我们可以知道,自己是那一个立场?那一个身份?假使我们的福报比较差,条件不充足,应当生大惭愧心,人身实在难得,佛法实在难遭难遇又难闻;所以,既然得到了人身,就要好好的把握人身,好好的学佛,为证成无上菩提而精进。
善根的流露,有强有弱,有深有浅,有快有慢,各人的因缘不一样,有些人的善根年轻的时候就流露了,有些人的善根中年才流露,有些人的善根到老年的时候才流露而出。
同样是善根流露,有的人却冲得快,有的人却冲得慢,冲得快与冲得慢,差别是很大的,有天壤之别,不能一概而论;冲得快的,善根一旦让它流露,那就由不得它了,跟野马一般,拚命的往前冲,不掉头、不回顾,为追求真理而冲,为求解脱轮回而冲,为求开悟本性而冲,为求证悟菩提而冲,为求度化无量众生而冲,不到达目标绝不终止,不罢不休!这是属于一等善根的人,具有非凡的善根意志力。现在略举二人,一老一少善根流露的情况,供给大家共参,乃值得我们赞叹与随喜功德,现在分别叙述如下:
清朝顺治皇帝在朝的时候,就已经归依了佛门,是一位很虔诚的在家佛弟子,他归依了玉琳国师,(玉琳国师就是我们很熟悉的,千金小姐,万金和尚,万金和尚就是玉琳国师),从此之后很踏实的学佛,日夜不停的做功课。光阴总是会过去的,人总是会老的,所谓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开;夕阳无限好、可惜近黄昏,这就是显露世间的无常,生生灭灭,虚幻不实,了不可得,因此,人世间再美好的话,美好当中总是会有缺陷的,中外古今,一切圣哲,乃至凡人,必然也同样要经过生老病死的忧患,谁也奈何不了的事实。
顺治皇帝有一天善根大展流露,在静静的夜里,独自静坐,心里默想著:“人生苦短,世态变化无常,我一生当中,率领百万大军,南征北讨,为国为民,辛劳了一辈子,我逐渐衰老,红尘滚滚无了时,名与利、财与色、食与睡,都是虚幻不实的东西,如空中的浮云,缥缈不定,空幻不可得,得也得不住,人生太无常啦!
一切名利、财色、权威,也都是无常幻化了不可得;乃至我的身体,也是空幻无常,了不可得;日月星辰、山河大地,世间一切都是危脆的,无常迁流不息,沧海变桑田,桑田变沧海,时势变化无穷;我的生死未了,未达开悟本性,未证菩提,时候不早了,我出家修行的因缘应该到了,时机应该成熟啦!”
顺治皇帝默想到这里,心里恍然开阔,由忧郁的心转变为开朗的心,由世间的心转变为出世间的心,由感情的心转变为慈悲喜舍的心,由无常的心转变为永恒不变的心,由痛苦的心转变为清凉的心,由入世的心转变为出世的心,由在家的心转变为出家的心,此时此刻的顺治皇帝,无形的一股善根在他的心胸鼓动著,激发他出家修行,顺治皇帝心里该怎么做,内心早就有主张了。
有一天,他把国事安排好了之后,不作声息,怕人发觉,从中阻碍,于是趁著夜静人空之际,脱离了皇宫,走入深山修道,落发出家,示现僧相。自从顺治皇帝出家示现僧相以后,就埋名隐姓,从来绝对不透露他的身份,不让人家知道,过著清淡朴素的出家生活,不贪图名利,不炫耀自己的往事,更加精进为开悟本性而努力,真不愧是一位帝王身出家,朝廷发现他已经出家落发之后,也曾经好几次规劝他还俗回朝廷,料理国事,但是都被他一一婉转谢绝,名利的诱惑力,对他来讲,早就淡忘了,五欲(梵语pancakamah)六尘(梵语sad visayah)渐渐无法束缚他了,他内心很平静,很安详和谐,天天生活在清净无为的自性世界里。天下之间有几个人,能够知道他的内心世界呢?
假使有一天,一旦被朝廷知道他的住处或踪影,他就离开那间佛寺,一心一意安住在佛道上,对自己很严格,鞭策自己莫懈怠,把身心都交给三宝龙天,刻苦勤俭的为常住做事,一有空闲之际,就参悟本性,如是日以为常,在心地上的功夫,也逐渐的开花结果;他也到处参访一段时间,因为他彻底埋名隐姓,不让别人知道他的身份背景,他就在佛教界当中,渐渐消失了他的踪迹。
他曾经写了一篇顺治皇帝赞僧诗,诗句甚能启发我们的菩提善根,更能唤醒我们迷昧的梦,诗句很幽美,现在全部抄录下来,供给大家共参法味:
清朝顺治皇帝赞僧诗
天下丛林饭似山、 钵盂到处任君餐!
黄金白玉非为贵、 惟有袈裟披肩难!
朕为大地山河主, 忧国忧民事转烦!
百年三万六千日、 不及僧家半日闲!
来时糊涂去时迷、 空在人间走这回!
未曾生我谁是我? 生我之时我是谁?
长大成人方是我、 合眼蒙眬又是谁?
不如不来又不去、 来时欢喜去时悲。
悲欢离合多劳虑、 何日清闲谁得知?
若能了达僧家事、 从此回头不算迟。


世间难比出家人、 无忧无虑得安宜。
口中吃得清和味、 身上常穿百衲衣。
五湖四海为上客、 皆因夙世种菩提。
个个都是真罗汉、 披搭如来三等衣。
金乌玉兔东复西、 为人切莫用心机。
百年世事三更梦、 万里乾坤一局棋。
禹开九州汤放桀、 秦吞六国汉登基。
古来多少英雄汉、 南北山头卧土泥。
黄袍换得紫袈裟、 只为当年一念差。
我本西方一衲子、 为何生在帝王家?
十八年来不自由、 南征北讨几时休?
我今撒手西方去、 不管千秋与万秋。
看过顺治皇帝赞僧诗,就能明白他的心地的确转化了,谁也改变不了他的事实,就这样离开了皇宫,落发剃度,现出庄严的比丘相,身穿如来袈裟,两脚穿著罗汉鞋,俨然是位出家多年的老参,庄重自持,言行举动,威仪具足;宣扬佛法之际,便流露出慈悲的心肠,口出莲花,辩才无碍,妙法如珠,法音宣流,广度有情,众生得受法益,心开意解,顿悟佛法,法喜充满,得未曾有,如将枯干之草木,大雨普降草木上,草木得以滋润,因而百花盛开;众生蒙受佛法,心解意开,去惑证真,亦复如是。
顺治皇帝出家后,在行住坐卧,四威仪当中,持戒清净,钻研佛法,博通教理,安住于大圣如来正法,参禅悟道,精进不懈,自度度人,自利利他,就如此这般,度过他晚年出家的生涯!

接著下面来介绍一位青年出家僧,是台湾大学医学系毕业,是一位富贵家庭的子弟,自幼年的时候,宿世善根就逐渐萌芽,菩提道心就慢慢显露,直到大学毕业,这段岁月里,常于佛门中到处参访善知识(明师),为了求知解惑,开明本性,证悟菩提,屡次冒著生命的危险,走过悬崖峭壁的峻岭,渡过惊涛骇浪的河川溪流,也曾经在狂风暴雨,雷电交加当中,淋湿了衣服,天气寒冷,身体颤抖,而参访善知识,这一切冒险的举动,生命的危机,皆在千钧一发之际,旦夕之危,他的心境亦然如如不动!这完全是菩提道心支持著他,为了追求真理,为了解脱生死轮回,因而为法忘躯,不愿生命安危,这种求法精神,勇猛坚固的道心,实在值得后人深省与楷模!
有一天,这一位青年人,踏著稳健的步伐,徐徐绕过溪圳,他看见正前方有一棵茂盛的大树,树荫之下可以乘凉,于是轻步的走到树荫下,双足结跏趺坐,安详的坐于树荫之下。
于是独自思惟:“我大学毕业有两年了,从幼年的时候,就有善根在佛门出入不息,能够听闻出家师父讲经说法,正见人生观与宇宙观,因而不迷不惑;众生(梵语bahu-jana)所以称为众生,就是不能正见人生宇宙的真相,于是迷惑人生与宇宙的真相,内心迷惑而造无量业,因业而受苦,因苦而生烦恼,因烦恼无明又造业,如是辗转不休;如同车轮周旋不停,众生造业受果报亦如是。
我也是无量众生之一,是六道轮回的流浪汉,三界往返不停的苦命儿,无法享受特权赦免,我是如此,大地一切众生也不例外!生死轮回事大,不可因父母兄弟姊妹之情所系缚,就断了我办生死轮回之大事,生死轮回是个人的事,谁也顶替不了。
修道者,若把感情一直耿耿于怀,念念不舍,把感情看得太重,执著越深,那么生死就越深,感情的业力就不休不止!紧缠不放,那就由不得你不轮回生死了!”
从无量生无量劫轮回以来,一段一段的生死,一期一期的生死,生离死别,颠沛流离,历尽沧桑,轮回六道,我已经够苦啦!当今是该觉悟,不可再拖延下去!我出家的因缘应该成熟啦!我不可再犹豫不决,我应该毅然决然的肯定我出家的意念,让我无量劫所种下的善根,因而继续茁壮,成就菩提,现在就应该动身了。”
这位年轻人,思惟到这个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随著明朗的心情,轻快的脚步而回家,吃完午饭,这位年轻人就将自己欲出家落发的动机,一一禀白了双亲,双亲当下怒发冲冠,面红又发青,大骂大吼的,这年轻人已经是第三次向双亲陈述自己要出家的意念,却一一被父母反驳回来,不但被反驳,而且泼冷水又痛骂,拚命的骂、猛骂、骂个不停、骂了半个小时,他的父母亲觉得骂太久了,有点口渴,于是去喝了半杯的冻顶鸟龙茶,回过头来,他父亲想要继续下去,但是刚才骂到那个地方却忘记了,就问他的夫人说:“夫人啊!我刚才骂到那个地方?我忘记了,请快告诉我,现在骂得最起劲,骂人也要有个系统,有个组织,同时也要分段而骂,骂人也要有个道理,这孩子是大学毕业,是很理智的人,所以,痛骂他也要有系统、有组织,你明白吗?夫人啊!你也要参与一份,赶快骂,不然的话,没有机会可骂了,这个孩子是没有希望留在家了,他已经坚定信念,为出家修行而肯定;我们如此一般的骂他、劝他、阻止他、终了亦然无效;我们是佛教家庭,我也知道出家修行很好,学佛的宗旨在于成就佛道,解脱生死轮回之苦,但是父母与子女的感情是连心的,我舍不得他出家,我会伤心,我会心痛,我会挂念,我对孩子有感情,爱之越深、恨也就越深,夫人啊!你明白吗?”
他的夫人说:“您说了那么多话,我所要说的意思,你都表达完了,我没话可说,只是如此的骂、劝、阻,无法产效果,无动于衷,依照今天他的言行举动来说,有可能近日就会逃跑而出家修道,这孩子从小到大,他的性格我很清楚,绝对会出家落发的,他心地很善良,品行涵养很优秀,善根又很深厚,在家里时常念佛、拜佛、看经典、坐禅,这孩子太乖啦!我也实在舍不得他出家落发,我会心酸、我会落泪、我会痛若绵绵,你知道吗?”
他的先生说:“既然是如此,我有一个办法,不知道行得通、或行不通?”
夫人说:“是什么办法?可以讲给我听吗?”
他的先生说:“先把他关在二楼的房间里,拿个特大号的钥锁,把门钉牢上锁,三餐拿饭给他吃,再慢慢劝导他,不准他下楼;这种方法不一定有效,但可以试一试,没有办法治本,也要暂时治标,这孩子的心很早就已经出家了,身体虽然还留在家,心已经不染于五欲六尘,对欲望而言,他也不希求,心淡如水,这在佛门称为心出家身未出家。
我们虽然也学佛,只是表面功夫,没有深入佛法,严格说来,我们比这孩子还差了一大截,与佛法尚有一段距离,心里实在也很渐愧,感情无法看开,感情无法净化,如胶如漆,把他系缚不放人,实在矛盾,进退两难,不能两全其美。”
夫人说:“就这样吧!暂时把他关在二楼房间,三餐送饭,这样子做,最起码也能多看他几眼,可以减少一些思念的痛苦,今晚采取行动,勿泄漏秘密,勿打草惊蛇。”
于是他们夫妇计划好了,预定当晚等孩子进入二楼房间,即刻把门上锁,不令孩子出门。时间一分一秒过得很快,当天夜晚,他们夫妇手拿著钥锁,心里却很惆怅而且又不安,正在心灵惶惶不安之际,眼见孩子上了二楼,走入他自己的房间,又把门关上,夫妇二人连忙走到房间的门口,即时将锁上钩,手一按即把门上锁了。
正当此时,孩子知道被父母关闭,无法走出房间,开口说:“爸爸!妈妈!你们为什么要关闭我在这房间里!我心里一切都明白了,你们把门锁著不让我出去,这是多此一举之劳,我出家的心念是不变的,你们要知道,人生毕竟是苦多乐少,世间上的快乐不是永恒不变的,是刹那生,又刹那灭,生灭无常,世间上要找到永恒不变的快乐,是永远找不到的。这话如何而说呢?
因为快乐是因缘所生才有,终了还是归之缘灭,缘起性空,空幻不实,幻化了不可得,世间上不是流传一句话吗?
所谓:世上那有不散的宴席。这就是告诉我们说,世间无常,缘生缘灭,不要执著世间,贪恋世间,依依不舍世间;如果心里执著、贪恋、依依不舍世间,这当下就生了感情,一旦生了感情就堕入生死心,有了生死心,就会沦陷六道,于六道生生死死,死死生生,终无解脱时!
爸爸!妈妈!我很感激你们从小把我抚养长大,这一切养育之恩,恩重如山,今生此世亦然报答不完!”
这年轻人说到这里,他突然听到门外的双亲大声嚎哭,哭声很凄惨,凄惨声中有酸味,酸味中令人无奈,无奈中有悲哀,悲哀中带有爱别离苦,这一连串的哭声浪潮,当下就演了一部无常法,演了感情法,这点点滴滴,绵绵密密皆是生死因,这就是活生生的世间真相,摆在我们的眼前,世间上的真相就是如此这般,无二无别。
接著年轻人又说:“爸爸!妈妈!孝顺父母有三种类,何等为孝顺三种类呢?
一者能于现生当中,供应衣食住行,享用自由自在,一切物质东西,生活富裕充足,令父母无欠无缺,也就是说,在生活物质方面,能得到内心的满足,不生烦恼。这是第三等的孝顺父母。
二者能于现生当中,供应衣食住行,一切物质生活,令父母无欠无缺;同时也能时时刻刻安抚父母的精神,令父母的精神能开朗;父母心里闷闷不乐,心不能安,就为他开导,使父母的精神能得到心开意解,得到暂时的快乐;也就是令父母在物质与精神上,在今生今世能得到融洽,这是第二等的孝顺父母。
三者能于现生当中,普劝父母信佛学佛,归依三宝,令父母正信佛法,礼佛念佛,多听闻如来正法,步入修行的道路上,因而离苦得乐,破迷启悟,得证菩提,这是第一等的孝顺父母。
前面第三等与第二等是世间上的孝顺,是治标的孝顺,不是治本的孝顺,仅仅给父母一生的快乐而已!无法令父母究竟得到解脱,无法令父母脱离六道轮回,所以,还是免不了来生要轮回的束缚,一旦受轮回的束缚,就有无量的苦,因苦又再造业,永远沉沦六道,往返不停,受大苦恼,永处忧患,无有了脱时。
因此第三等与第二等的孝顺,是不究竟的孝顺,是不彻底的孝顺,是美中不足的孝顺,是不了义的孝顺,是治标不治本的孝顺。
后面第一等孝顺,才是真正的孝顺,能令父母归依三宝,来学佛修行,使父母究竟离苦得乐,免受轮回之苦,彻底解决父母的生死,因而得解脱,证悟菩提,这就是出世间的孝顺,离苦得乐的孝顺,破迷启悟的孝顺,这是治本的孝顺,究竟的孝顺,彻底的孝顺,免受轮回的孝顺,才能堪称真正的孝顺。爸爸!妈妈!我这样说明,你们明白吗?你们能够体悟这道理吗?”
这位年轻人,话说到这里就停止了,门外的父母站立良久,静静听著他孩子三等孝顺的道理,觉得道理很充足,一面听著,一面点头,又一面掉眼泪,表示认同之意,于是一步一步的往楼下走,进入他们自己的房间,逐渐安眼而睡,这时候已经夜间子时了。
这位道心坚固的年轻人,听到父母亲下楼梯的脚步声之后,往窗外一望,天空无云,圆圆的月亮,悬挂在虚空中,闪烁著温暖的光明;更有无数的星星,布满了整个天体,繁星点点,点缀著无尽的虚空,使广大无际的虚空别有一番夜景,这时候最能引发人们的遐思。
正当这时候,墙壁上的钟声一响,当!正是夜间十二点整,被钟声一敲,这位年轻人,猛然觉醒,自言自语的说:“现在不出家,要等待何时?长痛不如短痛的好,一了百了,如果感情继续纠缠下去,永远都是障道因缘,都是生死葛藤,感情对修道者的心境,是了无痛痒的;爸爸妈妈你们要多保重!早晚容易受凉,衣服要多穿几件,免得受风寒;孩儿该出家修道的时候啦!道业有成就,我会回来度化你们的,请双亲不要伤心,不要为我掉眼泪,不要哭泣,……这都是感情的流露,所以有绵绵不尽的痛苦。
佛陀曾经说过:“我们无量劫来,轮回受苦而伤心,伤心所流的眼泪如同四大海,眼泪比海水多。”孩儿知道你们会很伤心而哭泣的,这样哭下去是不能毕业的,你们应该提起大智慧,抖擞精神,好好在家修行,为求生净土而努力!知道吗?
千言万语,寄语三宝,三宝传吾心衷,一切皆在无言中,无言胜有言;有言成雍塞,无言尽畅通。”
这位年轻人自言自语到此告一段落,当下就采取出家的行动,快剑斩乱麻,轻快而又稳重的靠近窗口,想要从窗口逃脱,窗口外有铁门窗,铁窗封密不可泄,铁条又是大约一公分以上的直径,他将双手按在铁条上,用力使劲,欲令拉开铁条,但始终无法拉开前后拉了十分钟,头昏脑胀,汗流夹背,精疲力竭,不能得成,因此、退后两步,双腿盘起,结成跏趺坐,心里默念著:“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三宝加被,令弟子出家得以如愿,无障无碍;佛法僧三宝,大慈大悲加被加持力,普令弟子能出家志愿得以实现。为了成熟我无量劫以来的善根,为了要圆满我无量劫以来的菩提心,为了要度化一切众生,为了要圆满我的福慧,庄严我的清净自性,弟子如此恳请三宝加被。”
这位年轻的仁者,静坐默念圣号五分钟之后,信心十足,精神旺盛焕发,力量恢复而且倍增,身体站起来,又接近窗口,再度的将双手扳住铁条,猛力一拉,这么一拉,用力过度,不但拉开了铁条,而且右手的手臂碰到铁窗,有点擦伤,这时候的年轻人,头伸出窗口一看,楼上与楼下的高度超过三公尺,如果从二楼跳下去的话,有可能折断了腿或受伤!
这一刹那间,潜在意识当中,灵机一动,突然想起一个好办法,可以解决下楼的问题,于是走近衣柜处,即刻把衣柜的门打开,把衣服与裤子互相打结,打成一条如绳子一般,结实紧密不松,衣服与裤子结成后,长度大约三公尺,他连忙将结好的衣裤拿一端,拴住铁条。
正当此刻,一切逃脱的预备工作与方法,皆具备齐全,时间是深夜十二点三十分,这位年轻人,最后一次回头看看他的房间,觉得很寂静萧条,这么一走,人去楼空,人生实在太无常了,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为了生死大事,为了解脱业力轮回,证成无上菩提,度化众生,爸爸妈妈,请保重!孩儿出家落发去了,阿弥陀佛!
这位年轻的仁者,即刻爬上窗口,如猫捉老鼠,一点声音都没有,静悄悄的,双手拉著刚才所结成的衣裤,慢慢的由二楼往下滑,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即滑到楼底下,一切的逃脱,皆安然顺利得成,内心有无比的法喜,得未曾有的自由与喜悦,如鸟出笼,如鱼得水,他把小行李提起背在背后,不声不响,一步一步离开了家园,到处参访善知识(梵语kalyanamitra)。
有志者事竟成,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凭著他那股强而有力的菩提善根,找到了他有缘的善知识(明师),善知识为他剃度落发,当下成就了一位庄严的僧相,身穿如来袈裟,口宣扬如来正法,意安住在清净涅槃自性中,肩挑如来家业,双手办如来事,双足步步无生法。
这位青年僧自从出家剃度后,父母、兄弟姊妹,也曾经多次的规劝他回家,但是亦然无法动摇他出家学道的宗旨,他在佛寺里除了为常住清扫环境以外,他个人很用功的研究佛法深入三藏(梵语trini pitakani),智慧日益增长;有时候也出来宏法利生,乃为佛门中难得的青年比丘僧宝。
以上所列举的两位出家比丘,刚好一老一少;老人一旦出家,当下就现出老比丘相;年轻出家,当下就现青年比丘相,不论如何而言,老人出家也好,年轻出家也好,都是不容易的事,不是轻而易举之事;我们发心来学佛,就有很多阻碍与诽谤了,何况出家剃度之大事呢?
在家人能如愿而出家,此人之福报不可思议,不可量、不可测,乃由无量劫以来所种善根,因此,才有如今可出家成就的果报;出家修道者,能自度亦能度人,能自利亦能利他,出家的福报,如是累生累劫赞叹莫能尽!
出家功德经云:“有人杀三千世界众生,有人救之得脱;有人挑三千世界众生眼,有人治之得瘥;其出家福,多彼救治。”
由此可知,出家实在不是那么容易之事,要从世间人的观念转为佛法正见的观念,就要经过很多劫的洗刷尘垢,经过很多劫的净化邪见思想,层层突破,一关又一关的解惑释结,才能慢慢的净化世间人的邪见观念,因而踏入佛法正见观念,能够由世间人的观念入佛法的观念,实在就已经不简单了,接著又能由佛法正见观念突破,由在家踏入出家,这又是面临一大考验。层层累累的思想阻碍,难入甚难入;再加上要出家的时候,周遭的人又加以阻挡,从中破坏,使得出家这一关,实在多折磨,颠沛不已!
所以才说一关一关难,那么,既然能够如愿而出家成就,一关一关的突破,此人实在难能可贵。难行能行,乃由无量劫曾经种下菩提圣因,今生此世方能如愿以偿,是故,称为出家难。
历代高僧大德曾云:“莫谓袈裟(梵语kasaya)容易得,只因累劫种福田。”正是此意,无二无别。